日本贫富差距

来源:百度知道 编辑:互助问答吧 时间:2022/05/24 21:12:05
稍微详细的说说可以么?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不久前发表的有关其成员国贫困状况的比较调查报告显示,日本在发达国家中的“贫困率”排名高居第三,为15.3%,与10年前相比,“贫困率”上升了近一倍。

  这份报告把收入不足平均国民收入一半的人视为“贫困者”;把“贫困者”占国民人数的比例作为这个国家的“贫困率”。

  日本《东京新闻》日前就此指出,日本的“1亿总中流”的神话已经破灭,社会贫富差距在日益拉大。日本京都大学教授橘木俊诏说:“贫富差别正以超出人们想象的速度在扩大。这种现状不能不令人担忧。这表明,当年那种让绝大多数日本人都成为中产阶级的所谓‘1亿总中流’的神话,已经破灭。”

  但是,按照日本政府的统计数字,从2002年1月日本经济跌入谷底算起,到今年8月为止,景气扩张时间已进入第43个月,超过了从1958年到1961年的“岩户景气”。那么,所谓已好转的经济形势到底给谁带来了好处?

  东京一位叫片冈的点心店老板说:“大企业经营好转是因为它大幅度裁员。这年头日子好过的也就是一小撮大款。”

  大合合成树脂机械加工公司总经理岩渊清道愤愤不平地说:“景气恢复?那是大公司,像我们这种中小企业不再恶化就不错了。”泡沫经济破灭之前,该公司一个厂家的月销售额就达1500万日元,但如今只有五六十万日元,员工好几年没有领过奖金了。

  《东京新闻》的报道指出,在“贫困率”上升的背后,是大多数日本人包括所谓“中流家庭”的实际生活水平的下降。在铁路公司工作的岛义今年43岁,年收入达670万日元,略高于东京地区的平均收入。但从今年春季开始,来自县自治体的补助被取消,小孩的医疗费全要自己负担,岛义一家日子越过越紧。岛义不得不把以往每晚喝的啤酒换成了价格更便宜的发泡酒。夫妻俩直到去年才下决心买了一部手机。岛义夫人说:“我们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在日本有年薪高达100亿日元的人。这种差距日益扩大的社会还有公平可言吗?”

  在电气公司干了30年的山下,3年前退休,孤身一人生活,买不起空调,夏天只能用一台小电扇解暑。由于孤寡老人数量急剧增加,日本政府从去年开始削减老人的生活保障费用。山下说:“政府这是在把弱者往绝路上逼。”

  橘木教授认为,非正式员工的增加是导致日本“贫困率”上升的一大因素,因为这些员工享受不到各种社会福利待遇。橘木指出:“企业通过雇用非正式员工,节省了社会保险费,削减了劳动成本。如今,这类拿着低工资又无福利待遇的非正式员工人数,已达到日本就业者总数的三分之一。这是造成日本贫困率上升的主要原因。”

  日本经济评论家荻原博子指出:“如今能够享受到所谓景气上升恩惠的,只有大企业和高收入者,一般的工薪阶层不仅工资没有涨,而且税金和社会保险金负担还加重了。被各公司优化组合所淘汰的那些50岁出头的人,为了生计不得不寻找条件恶劣的‘非正式员工’的工作。这种社会体制只能带来富者越来越富,穷者越来越穷的恶果。”

  这则是06年的报道:
  日本政府和有关方面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在经历了“失去的十年”之后,通过一系列结构调整和改革,日本经济活力重现,已经呈现出持续稳定发展的势头。但日本政府在诸多领域实施的改革措施却加大了日本国民之间的贫富差距,使普通居民的生活更加艰难。

  首先,随着日本经济的复苏,企业利润大幅增加,但劳动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却在减少。在今年3月底结束的本财务年度,在东证主板市场上市的1332家公司的税前利润总额达到25.41万亿日元(117日元约合1美元),纯利润达14.14万亿日元,是连续第三年更新历史最高纪录。所有法人企业的税前利润从本轮经济周期启动时的2001年度的28.2万亿日元增长到了2004年的44.7万亿日元,增长了约60%。然而同期的普通劳动家庭可支配收入却从45.25万日元降到了44.49万日元。

  其次,收入两极分化严重。日本国税厅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年收入超过2000万日元的人数增加了1.8万人的同时,年收入低于300万日元的职工人数增加了160万人。近年来,日本许多企业为了降低经营成本、提高竞争力,大量聘用非正式员工。日本厚生劳动省发表的“工资结构基本情况统计调查”结果显示,2005年日本企业正式员工与非正式员工之间的工资差距十分惊人,即使从事相同职业、工作时间相同,非正式职工的平均工资收入只有正式职工的64%。

  其三,财富向少数家庭集中,而大部分家庭储蓄减少,需要政府进行生活保护的家庭数量大幅增长。截至2005年底,日本的个人金融资产达到1500万亿日元。但日本总务省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零储蓄”家庭比例已经从4年前的16.3%上升到了23.8%;仅凭自己的能力已经不能维持生计、需要政府有关部门支援和保护的家庭比例从4年前的80.5万户增加到了105.16万户,增长了约30%;由于没有工作、没有住所而栖身于公园内的无家可归者人数也出现增长。

  其四,所得税以及医疗、养老金等社会保障体系的改革使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剧,普通百姓的负担一再增加。在税制改革方面,日本政府将所得税和居民税合计的最高税率从65%降低到了50%,继承税的最高税率从70%降低到了50%。另一方面,在提高医疗、失业和养老保险费的同时,将医疗费的个人负担部分从原先的10%提高到了现在的30%,并降低了养老金的支付数额。政府的上述措施使富有者更加富有,贫困者更加贫困,低收入者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